在2022年的新年贺词上,习近平总书记重提了”窑洞对”的往事,一段毛主席和黄炎培关于”历史周期律”和”民主”的经典对话。黄炎培问毛主席:”中国历史上这么多政权朝代,走马灯式看它起高楼、看它宴宾客、看它楼塌了的人亡政息,周而复始不曾逃脱的历史周期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政权怎么带领中华民族走出这一历史周期律的魔咒”。毛主席回答”新中国的政权是人民民主的政权,是人民全面参与和监督的政权形式”。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习总书记重提”窑洞对”,对建国以来的人民民主制度建设表达了充分的自信。如黄炎培所说,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无数次遭遇王朝更迭的历史周期律荼毒生灵,近代中华民族更是面临外争民族独立、内争民主自由的双重磨难,牺牲了上亿的同胞,近两百年岁月中人民水深火热

这是近代世界最惨重的人道主义悲剧,中国共产党高举民主战争大旗,救黎民于水火当属最大的公益。捍卫人民民主、提防民主瓦解是避免民族内战的根本出路,破坏人民民主的行为势必造成内斗不止、内战不休的人间炼狱。一旦陷入民主瓦解的内战局面,民族独立自然难以得保,列强借内乱之机趁火打劫、鱼肉同胞。中华民族是否再次重回历史周期律的魔咒,关键在于能不能捍卫人民民主。

过去我们比较熟悉将民主与法制相提并论,今天我将人民民主与最大的公益划等号,一方面强调人间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因民主沦陷导致的内战外侵与生灵涂炭,所以捍卫人民民主是中华民族最大的福祉,历史的无数次朝代更迭的民族灾难也证实了人民民主是最大的福祉。另一方面将人民民主与公益相提并论,说明人民民主不仅是一个政治议题,更是一个社会议题,是人民的公共生活,而不仅是对制度的被动响应

怎么来体现人民民主的社会性?明确”人民民主”的核心是”人民”,在民主程序逐步完善的基础上,更要强调训练一批有公共精神、有民主信仰的人民,这对中华民族历史而言,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民族性改造。中华民族历史的两千年封建史中,人民未曾体验过民主生活,缺乏对民主政权的自信,没有一群信仰民主的人民,人民民主政权更像是镜花水月,那么历史周期律就离我们不远了,中华民族像是一个受了魔咒的民族,一直在魔咒中周而复始的受难。

这种民族性改造的难度是无比巨大的,因此更需要一往无前。晏阳初在民国乡建运动中将当时的国民性总结出四个字“愚弱贫私”,经过百年的发展,当下的国民性我把他总结成“奸滑贪私”,归根结底的”私”字当头仍旧没有改变、甚至愈演愈烈。没有公共精神的人民是孕育不出民主政治的,没有公共精神是被上天诅咒的,是逃离不了历史周期律磨难的

公共精神在哪里找?公共精神只有在足够自由的社会中才能发育,人民在自由的社会中形成团体去关爱他人,去共建家园、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像培育青春期的孩子一样,给予孩子多大自由才能换来多大的自理能力,不论是讨好孩子、溺爱孩子还是控制孩子,都带不来一个具备自理能力的青年,也就终将收获一个叛逆和人格不完整的残次品。

社会公共精神的发育同样如此,人民民主、公共精神、自由社会三者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要想人民民主,必然要公共精神,要想公共精神,必然是尽可能的自由社会。

在这样的逻辑下,警惕将强调人民民主等同于讨好人民、溺爱人民,无休止地服务人民。古话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每位人民是一个需要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的人生历程,在自由公平的社会环境中锻造自我服务、自我调节的能力。人民既不需要像封建时代里做牛做马,也不需要像被溺爱的孩子一样,走不出家长的控制。人民需要在自由社会中体悟公共精神,人民民主才能得以实现,历史周期律的魔咒才能放过我们这个民族。

因此,政府机关、社会组织、公益慈善等社会引导力量,要以培育人民公共精神,在法制前提下的充分自由社会为目标。政府机关改变家长作风,社会组织改变保姆作风,公益慈善改变恩人作风,学会做人民的陪练、朋友、站在旁边的人。改掉替人做主、好为人师的高人一等臭毛病,不要越俎代庖、剥夺人民的主人翁存在感和成就感。哪怕是人民的公共精神成长过程中很笨拙、很稚嫩甚至很愚蠢,也不能剥夺他们成长的权力,亲自上手美其名曰助人为乐,实则夹带私货蔑视人民

我总是喜欢用培养青春期的孩子,来类比如何培育人民公共精神。青春期的孩子已经有了独立人格和主权的意识,他需要被尊重,需要主动去试错,在试错中锻炼胆识、成长智慧。家长、老师、保姆在无微不至、贴近服务的排除一切风险的行为让青春期的孩子厌恶甚至抗争。这时候的家长、老师、保姆最需要学会的是放手,放手给孩子去试错去闯荡,收获自理、自主、自信的能力。动物界都有这么赶走青春期幼崽的天性,人类需要向他学习。

社会同样如此,经历改革开放的社会成长,50%以上的城镇化率,中国社会已经来到了青春期的社会阶段,人民的公共精神在城市生活中成长起来,人民对自理、自主、自信的要求如青春期的少年一样充满着力量。社会的建设理念也要从包干走向包容,从家长走向朋友,从保姆走向伙伴,学会放权和放手是更大的智慧。

人民健全的公共精神和法制前提下的自由社会是人民民主的前提,也是社会各成员作为命运共同体的责任,唯有如此,悬在头顶几千年的历史周期率魔咒才兴许能被化解。

古村之友汤敏

2022-02-01

 

《古村之友创始人汤敏公益十年自述》在喜马拉雅上线 欢迎“收听”

   
 

作者简介

 

 

汤敏

古村之友创始人/理事长

爱乡宝&善联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

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副理事长

北京大学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

央视2020乡村振兴人物

建国70年北大70人,深圳鹏城慈善奖

 

END

【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914241(工作日)

邮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微博:@古村之友

古村之友企业微信号二维码

 

“古村之友”全国古村落志愿者网络,简称“古村之友”,正式创立于2014年11月,是一个以古村保护活化为载体,以新乡贤工程为抓手,以乡土文化复兴和激活民间公益慈善土壤为目的的生态系统公益组织。研发与支持中心设于深圳市,为全国三十个省、近千个县市共计数万的古村落保护与活化志愿者社群搭建平台、研发模式,共同推动古村落的全面保护与活化。

 

 

爱乡宝是依托血缘、地缘等传统人情关系构建的熟人社区,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乡村文化互助项目资源平台,为每一个乡村建立起无门槛的自助机制,并以此沉淀乡村大数据、构建乡村亲情社交网络,从而解决乡村振兴经济、文化、社会全方位的综合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