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深圳善业的基调是平民善业

虽然在全国人民的印象里,深圳因为有足够富裕的企业家,所以这座城市有实力慷慨,成立了一大批知名的基金会,比如腾讯基金会、壹基金等,他们也作为深圳善业的代表形象屡屡出现在各种高光时刻。

但我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深圳善业的庞大群众基础,我把他称之为平民善业,“何为业,业者,百姓日常也。”深圳各种志愿者团体、健康生活的兴趣组织、各企业、学校内部的自发公益行动、各种灾难到来的踊跃捐款、各自回馈故乡的慷慨赠予、各种不图显达的私人领养与资助。

上述构成了深圳善业的基本色和社会土壤,比善业所帮助的弱势群体,所结出的善果更重要的是,广大群众基础所传递的善念,让陌生甚至扭捏羞涩的善念,成为越来越多人口口相传的风尚。从健康生活、从低碳环保、从乐于助人、从公平正义、从打抱不平等各个方面传播着善念,慷慨解囊仅成为了深圳平民善业大家庭中的一员。

二、深圳善业的格局超越深圳

深圳善业的相关部门总是略带玩笑甚至凡尔赛的说到:深圳的公益慈善大都没有帮助深圳本地。这话里既有自嘲,更有骄傲,深圳善业打出生就属于全国。因为深圳是全国父老乡亲把儿子、闺女贡献出来成就的城市,他们的故乡分布全国各地,他们受恩于各个犄角旮旯的小乡镇、小县城。报恩故土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首当其冲的善业,如果将深圳人民报恩故土的善行与投入做个统计,我想是远远大于传统公益慈善的份额

另外一个深圳善业必须回馈全国乃至世界的原因,深圳企业家和市民的财富来自于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业务市场所得。用句通俗的话说,深圳企业和市民挣钱的时候没有地域限制,哪儿有钱挣就去哪儿做业务,那么德财相配的风水思想,也应该是哪儿有善业,深圳企业和市民也应该主动去参与。这才是长盛不衰运程中的积德效应,索取过多、积德不足,好运气终将用完。从这个角度讲,深圳的全国善业与全国商业相比,还是远远不配位的

三、深圳善业的伟大疆场是国计民生

有句俗话讲“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的确无论是一个国家的治理还是组织治理,资金的效力都是很有局限的。隋朝文中子的一句话以权相交权倾则弃、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情相交情逝则伤,唯有以义相交方能成其久远。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权、钱、情都是不长久的,而义字当头才是千秋基业的根源,而”义”的资源更集中在善业里,而不是政坛、商界甚至爱情里。

所以,我们不能矮化了善业的深层价值,把他理解成善款的搬运工,甚至善款的寄生虫,更要发挥他善业”义薄云天”的深层价值,为治国理政、国计民生提供更多道德资源、人格资源、组织资源,响应党和国家”社会治理现代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共同富裕”等攻坚难题而不仅是偏安一隅盘算着微薄捐赠收入的小情结,误了公益慈善深刻的威力。狭隘的公益慈善观是误国的,这在历史上有着非常深刻的教训。这是时代给予深圳善业的伟大机遇,真正参与到治国理政、国计民生的伟大事业中来,也是对公益慈善人人格和担当的巨大考验。

四、深圳善业的未来是文明摇篮

如何来衡量一座城市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坐标,富裕和繁荣只是大厦的基石,大厦顶部闪闪发光的点睛之处势必是思想的桂冠即便已如希腊溃败的经济,但全世界绝不能否认雅典文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并随时间的流逝万古长青,每个时代都激发出新的内涵。

深圳当下的繁荣同样如此,在不久的将来,繁荣的光环会被其他城市取代,就像他曾取代别的城市一样。深圳享尽资源和政策便利所创造出的财富如果仅维持了这几代人的富裕,而不留下文明的进步,这是对民族的不负责、对子孙的不负责,仍旧在自了汉、精致利己的道路上重复行走而已。

而思想的创新、文明的进步是需要耐性和去功利化的,而世俗世界的驱动力恰又是功利化。因此,深圳的善业要有与世俗世界反其道而行之的自信,用善业的资源和力量去培养那些几十年不出成果,甚至几代人都只能默默探索的事业这些对人类文明贡献的事业,我想只有善业能做,权力和资本都是难以到达的。

古村之友汤敏

2021年8月20日


 

作者简介

汤敏

古村之友创始人/理事长

爱乡宝&善联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

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副理事长

北京大学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

央视2020乡村振兴人物

建国70年北大70人,深圳鹏城慈善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