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退休了

最希望做些什么呢

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江西有位老村长刘平

他选择留守故乡

古塔边垂钓凭吊古人

窗台前落笔记录乡情

黄岭乡三畈村前任村长刘平

故事说了无数遍却没有文字留下

意识到能说的人愈发少了

他就想把村中流传着的故事都写下来

为村里写一部村史

一起帮这位老村长圆梦吧

一个退休老村长的村志梦

黄岭是个好地方,好山好水好风光

彭湖高速穿乡过,山南新区在身旁

繁荣坂上是金黄,双龙岗厦白云湾

黄岭新春旧县里,长乐芳湖依水牵

北山洞边是三畈,麋鹿山中有建山

陶家壕上说陶令,新屋汪里思鸣相

狄公祠前纵囚墩,廉政公德美名扬

大圣塔下仙水塘,多少病儿曾饮尝

仙人桥上观风光,湖光山色画中藏

晨曦轻纱锁湖色,炊烟缕缕绕山旁

水映千山景翠美,斜阳夕照显辉煌

更有牧笛悠扬处,一边归帆鱼满仓

遍地野鸭和莲藕,秋收满坂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黄岭鱼米乡

这是2005年,我去黄岭乡的大圣塔下独自垂钓时,感慨于古塔所历沧桑,惊叹于黄岭美景,于是作了这首诗歌——《黄岭是个好地方》。

当时,我还是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黄岭乡三畈村村长。

2009年,我退休,但是仍然保留了塔前垂钓的习惯。不知是生于这片历史底蕴浑厚的地域使命使然,还是耳濡目染,我喜欢琴棋书画,热爱摄影写作。没有机会往外走,我就拍三畈,拍黄岭,所写的内容也是关于这片土地。偶尔给孙子孙女看,和他们说说曾经流传的故事,乐在其中。

偶尔也会有人问:一小片地方,怎么就能写一一辈子呢?是啊,怎么就能写一辈子?可能是因为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有根,根随着四时生长,时境不同,自然生万态。我们的历史,我们来记。

来,我带你去那看看

如今的三畈村有将近2000人,村民多是1958年左右迁入的安徽人,占村里人口的70%以上。总有人说我们历史短暂,无所依附。加上因为村中有个采石场,村中人口沿着6公里长的公路呈长条状分布,村民们聚集交流的机会并不多。

2009年我退休以后,专注做老人年工作。老年人是活宝,知道的故事多,为此我邀请他们进入村中小学讲村中故事,每个学期一两次。岁月是历史长河的串联者,但它带来的隔绝性却同样不可忽视,能讲的老人越来越少。去年村中小学撤并以后,鲜人问津,部分老人也因需要照顾孩子搬离村子。村小宣传黑板上白粉笔写的《小学生防溺水教育》、彩色的滑梯都还很醒目,两层教学楼后的雏菊此时正开得绚烂,要不是落了一地的松子无人捡拾,还会停留在只是周末停课的错觉中。

孩子身边,没有人能够告诉他们有关这里的故事。也许最终,他们和这里的关系,也只是居住的关系,记得的只有那不知名的山,那长长的灰色公路。

我,生于斯长于斯,真心希望老有所忆,少有所袭。

如何凝聚人心,链接老少?若能邀请年轻一辈与老一辈“再谈一谈”,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历史、有关这里的传说都记录下来,编修村志,让后来者有迹可循,有根可依,是不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一提这一项目,乡亲们都很支持,也有不少人说希望能够参与其中。

编修一本村志,我和乡亲们正在行动。但是村里没有额外的经费,怎么办?为此我发起本次筹款,希望通过互联网,号召在外的乡亲参与其中,也希望能够得到公众的支持。感谢!

项目计划

2018年8月:组结调研、资料整理队伍。列采访人员名单、资料清单。

2018年9月-12月:走访、整理资料;同步联系出版社。

2019年1-3月:撰写、补充

2019年4-6月:校对、补充

2019年下半年:校对、印刷

2019年年末:组织村史交流会

项目预算

1、走访调研餐饮:12000元(3-4人)

2、查阅资料、拜访异地等差旅费:13000元

3、资料采集电话费:1000元

4、封面设计费:1000元

5、专业校对排版:5000元

6、印刷:13000元(300本)

7、资料、村志寄送、交流筹备等:1000元

8、税点(以上款项总额的3%):1380元

9、轻松筹平台管理费(以上筹款额的2%):947.6元

总计:48327.6元

一起帮这位老村长圆梦吧

【黄岭乡村村有慈善项目】

 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黄岭乡村村有慈善项目,由古村之友与黄岭乡政府联合推动。该项目以公益为枢纽,连接乡贤与外部资源,并通过古村之友互联网公益PPP模式,构建涉村人员的乡村振兴参与通道,激发乡村活力,从而推动黄岭乡的内部振兴,为全国的乡村振兴探索之路提供范例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