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20世纪50-70年代,日本城市大发展,农村人口大量流向城市,传统的村落社会迅速崩溃,表现出和当今中国同样的问题:农村地区的生活与社会基础弱化,出现萧条衰落的景况;青年层大规模离村,乡村社会人口老龄化;乡村地区以农业为主的生产功能越来越难以维持。与此同时,自然资源恶化、文化遗产破坏、资源浪费等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于是,让故乡永远留下山青水绿的自然环境、古色古香的传统市镇,成了远离故乡的人们和当地居民的迫切愿望。

在这股故乡再造的浪潮里,重新思考生活方式的人们展开了各式各样的社区营造活动。为营造一个能够既保留传统又能体现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城镇或街区,日本中央、地方政府、民间企业、非营利组织(NPO)、非政府组织(NGO)、居民相互协助、互相支持。

从一条小河开始:重塑小镇风貌

岐阜古川町位于日本中部地区岐阜县飞驒市,人口只有1.6万。在上个世纪日本工业高速发展的年代,古川町的环境也遭到了严重破坏。无独有偶,和台湾淘米生态村凝聚人心的护溪工程相似,古川町的改造和社区营造也是从一条流经小镇镇域的濑户川开始。

濑户川是一条宽仅1.5公尺的水道,紧邻着住家。1968年,地方报纸《北飞时报》发起向濑户川放生鲤鱼的活动,由此动员居民一起合力清理水道。居民不再往濑户川里排放污水和丢弃垃圾,而是悉心经营生活空间并且引以为荣。随着原来污浊的臭水沟变成美不胜收的亲水空间,水道周边的环境美化也顺理成章地展开,水道两侧的步道、小桥、栏杆、座椅也被整理得美轮美奂。直至今日,濑户川有数千尾鲤鱼悠游其中,周旁绿化优美,步道宜人,成为日本闻名的魅力街道。

全村动员的河川清理运动和鲤鱼放养计划,让古川町的居民认识到可以依靠社区营造的力量大幅改善周遭环境。更为重要的是,居民成为景观环境的营造主体。因此,当1992年町内出现第一栋超过3层的新建筑时,旋即引起了对小镇风貌保护的激烈讨论。

三年之后,各方达成共识,小镇颁布了《景观保护条例》来规范风貌:原则上建筑物的高度不得超过古川町三座寺庙,建筑物、招牌、街灯等都避免使用高彩度的原色、尽量节制装饰,特别是位居中央的历史性街区,到处都保留着这样优雅的氛围。

重塑小镇风貌,使质朴简单却优雅的街道成为古川町的名片;而居民的真实感受与日常生活环境的改善,正是社区营造的首要目标。

 

每一个飞驒匠师的“云”:挖掘工匠技艺

古川町所在的飞驒地区周边山林资源丰富,林木产业为当地一大产业。而古川町有一个别号叫“木匠的故乡”,每120个人中就有一个木匠,全镇有160位木匠,木匠的人口密度居全国之冠,“飞驒匠师”全日本知名。重新发掘工匠技艺,成为社区营造活动的另一个起点。

古川町的房屋,全部以古法建造,所有结构通过榫头衔接、不用铁钉,保存了传统日本木造工法的精密与严谨,成为小镇的特色。从木造房屋的造型到出檐、窗户、格栅、斗拱,层次丰富的统一感,形成了古川町独特的魅力。

工匠传统保存了“不破坏老规矩”的社会风气,木匠与木匠之间形成了良性竞争,争相做出自己的精品。独具特色的“云”装饰,是古川工匠的拿手绝活,每个工匠所做的云饰各不相同,如同精心设计的作品签名。而游人行走在古镇的小街上去寻找不同式样的云饰,也有一种找寻和发现之美。

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发现古川之美,1993年地方组织编辑出版了《飞驒古川城市足迹》手册,翻阅手册“借着在町中散步,认识周围环境的问题所在,让谁都可以开始采取行动,是自己所居住的地区变得更好”。手册的编制和推行,开启了日本建设省道路局的“Walking Trail”计划,民间行动将星星之火燎原为国家政策。

 

飞驒之匠文化馆:凝聚与传承

为了保留并传承珍贵的古川文化,古川町将当地工匠文化的精华进行了集中展示,发动当地2/3的木匠,一起携手建设了“飞驒之匠文化馆”。展示内容不是由专家设计,而是工匠们自己商议自己建造。此举将小镇的木材产业和木匠传统技艺提升到精致文化的层次,建筑本身成为工匠的范本,日本很多建筑师和木匠也都到这里开展学习之旅。“飞驒之匠文化馆”成为社区营造的里程碑。

随后,飞驒山樵馆、飞驒古川庆典会馆、“驹”玻璃美术馆等展馆相继开馆。对于本土文化的传承不仅仅限于“匠文化”,当地心灵手巧的传统在各种传统工艺上都得以展现和保护,包括布衣工房、民艺家具、刻画,以及古川地酒。在这里,地酒文化被充分与旅游结合,来这里旅游的游客还能品尝到仅限当地售卖的限定款。

 

召唤年轻人回乡的太鼓声声:传统庆典

传统是古川町社区营造的基础;而以传统为基础的节庆活动,则成为凝聚古川人的举措和吸引外来人的魅力。

每年一月十五日,外出务工的妇女都会在这一天返乡,穿着漂亮的和服、沿着下雪的濑户川,走向圆光寺、真宗寺和本光寺进行三寺参拜,并在濑户川放灯,祈求良缘。配合节庆活动,濑户川及沿街会结合环境艺术装饰上千座两米高的雪蜡烛,在通常的旅游淡季冬季,吸引许多旅人前往。

而四月十九日的春祭——飞驒古川祭,则是每年古川町最热闹的日子,也是全国知名的大节日。“花车巡游”、“起太鼓”等活动贯穿整个节庆。这些祭台维持了上百年的古风,做工装饰都精美无比。古川人以敲击太鼓唤醒大家、告知春天的来临,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人潮。更为重要、也最让人感动的是,这样大型祭典的活动需要年轻人返乡参与组织,这正是社区意识形成的重要过程。

 

后记

古川町改造后的风貌魅力以及社区营造的理念,极大地带动了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每年接待游客上百万,并在1993年获得了“日本故乡营造”大奖,成为日本故乡再造的典范,“故乡再造旅游”也成为人们新的旅游方式。

观点

不是不做社区营造就不能发展,而是如果缺了“人的参与”,就难有专属于本地区的个性与特色,更遑论保存或重构记忆中的乡愁、创建属于在地人的新故乡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奇创旅游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