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古村镇大会已经顺利闭幕了,早在会前我向主席团提出了退出主办的决定,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现在我向全体古村之友和早期一起推动大会的广大志愿者做一通报。

         2015年的夏天,也就是古村之友建立全国志愿者网络半年后的时间,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关注者加入到保护的行列,我们需要一场大会,一场真正属于古村的大会,一场凝聚全国同道的大会,一场有思想指导的大会,于是我辞职后运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策划、动议这场大会。

          先是在覃晓的引荐下,认识了当时会议运营方李永良同志(也就是现如今大会的秘书长),很默契地认同此事,并快速成行去北京和吴必虎、罗德胤教授面谈,彼此都有志于此,很快形成共识推动大会,接着陈向宏、孙君等陆续引荐进入到会议的推动,很感动在各方的共同支持下,搭建起了首届中国古村大会的班子。

        尤其在后面的推进过程中,我之前没有公开表达过对推动这一会议广大志愿者们的致谢,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全国三个城市古村之友团队自发为古村大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包括浙江、湖北、广东,郑芬兰、奚雪松、陈晓东、赵慧蕊、翁鹤亮等一批老师付出了辛勤的筹备和劳动,尽管他们中很大一批手中的接力棒已经交出来了,或者离开了大部队,但曾经共同的努力见证了大家对古村保护绝对的爱。

        转眼一过第三届了,第一届乌镇,第二届山东滨州、第三届北京。古村大会也从名称上扩大了疆场“古村镇大会”,会议的规格和分量也越来越重,不可质疑地成为古村和乡村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会议平台之一,我们当初策动时的愿望基本实现,在这一会议平台的推动下,古村保护活化的观念越来越深得人心。

        那为什么会在古村大会蓬勃发展的势头下退出呢,是不是有什么矛盾?当然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古村之友发起的初心,古村之友作为连接全国广大古村保护活化志愿者的公益组织,我们的初心在于推动起普普通通的民众、新乡贤、志愿者找到他们保护活化古村和弘扬民间优秀文化的手段。

         也随着我们研发出的“新乡贤+互联网公益”,推动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模式更加成熟,需要更大的精力坚守在推动民间繁荣。古村大会在古村之友的发展历程中起到过非常重要的阶段性意义,也仍旧在以他自身的模式传递古村保护活化的思想,我也相信在吴必虎、罗德胤、陈向宏、李永良等老师带领下,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我也坚信民间力量在全面推动古村保护模式形成后,再将这一事业推向新的高潮。

          最后感谢一道走过来为大会付出心血的所有朋友,尤其广大不计得失的古村之友志愿者们,也是大家高贵的精神,是永远牵引我的磁场。志愿精神是成功不必在我、功力必不唐捐的精神,无条件祝福一切与美好相关的事物,我们继续前进到需要我们的领域。

 

 

                         古村之友  汤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