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寡蓑衣匠人忍痛离开村庄

吴绍广出生于1944年,从十多岁开始学习棕榈蓑衣传统技艺,一辈子走村串户为农户制作蓑衣。因为极爱这个事业,耽搁了结婚的年龄,吴绍广终身未娶,无儿无女。随着塑料制品的风靡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人们不再使用棕榈蓑衣,老人唯一的手艺无处施展。

为了谋生,2014年11月12日,七十岁的老人被迫离开祖宅,来到县城为别人看管鱼塘。无人居住的老屋却以人们所不能预想的速度逐渐凋敝,一面墙体濒临倒塌,屋顶多处漏雨,楼梯开始腐烂……这两年老人的类风湿病越来越严重,年迈的蓑衣艺人是否还能在晚年落叶归根,回到生养自己的祖屋?

- 上图为庆元古村之友去古宅画平面图的时候,看到老人留下的日历。

更让人唏嘘的是,老人在看管鱼塘的同时,自己守了一辈子的技艺被列入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闲暇时,老人会做一些小型的棕榈产品送给熟人朋友,生怕自己的手艺变生疏。

老人的梦想就是想再回到老房子,还能在祖屋里继续做着自己做了一辈子的蓑衣,想把自己能做会做的蓑衣产品列在老房子的墙壁上给后人欣赏。每每听到村人说老房子这两年他不在的时候已经破败不堪,老人总是望着老家的方向,黯然神伤。

 

落叶归根,孤寡老人还能回的去吗?

他咨询过当地的一些部门,对于孤寡老人房子修缮的问题,暂时还没有相关的政策支持,老人不知道自己还能回的去吗?而自己坚守了一辈子的手艺,是不是也会从此失传?

老人把自己的疑问和愿望告诉了他的兄弟以及侄女,吴丽娟。孝顺的侄女拿着一份为数不多的薪水,这些年为给父亲治病,送弟弟上大学,再无多余的闲钱为伯父修缮老宅。可是,难道就让伯父的心愿落空,也让父辈的乡愁化作遗憾吗?

于是,吴丽娟借来家谱和父亲一起查看家族和村庄的历史,希望用文字的形式为村庄做点什么。她还联系了丽水南有嘉鱼文化传媒公司,希望能够为村庄和老宅做一个小型的记录片,目前已经经过了两次的拍摄,宣传片的资料还在搜集当中,希望用纪录片的形式为逐渐凋零的老宅留下一些影像资料。

为了能够留住老宅,同时也为保护庆元的古村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她还加入了庆元古村之友。2016年农历正月十四,她和庆元古村之友志愿者协会的成员一起回老宅,做平面图的测绘,期望为古宅的修缮提供基础。

 

古宅改造与后续的管理

黄坛村有着800多年的历史,村内现存的五栋古民居,为祖先吴从松用筚路蓝缕的香菇创业得到的财富所建。村庄所在的庆元县是中国香菇的发源地,有着源远流长的香菇文化,而这几栋古民居的建筑与香菇文化的发展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极具文化研究价值。

黄坛古村不仅有着传统的香菇文化,还有县级非遗传统工艺棕榈蓑衣的传统技艺,“金峰挺秀”宅里原本就有棕榈蓑衣艺人居住,如果能够将这栋古宅院修缮起来,可以作为一个集棕榈蓑衣手工制作为主题的民宿客栈、古村书斋为一体的农耕文化体验馆。修复之后,手工艺人会继续住在古宅之内做棕榈蓑衣,村里也已经有年青人想跟老人学这门技艺,希望技艺可以继续传承。一方面给游客看这个传统技艺的制作过程,另一边面,做一面陈列墙,用于陈列棕榈蓑衣(正常大小的,童装蓑衣,以及迷你的工艺品蓑衣)。

项目执行过程的故事

蓑衣陈列馆的初衷:唐代柳宗元的《江雪》所描绘的蓑翁形象,对今天的年轻一代来说,古老而遥远。现在,蓑衣只有在博物馆或少数农家才能看到。

如今,在庆元古村之友一群小伙伴的努力下,在庆元贤良黄坛打造出了蓑衣匠人陈列馆。70多岁的老人吴绍广,做蓑衣近乎痴迷,不但把整个家都当成作坊和展厅,还在做蓑衣的基础上,用棕榈片做出各种工艺品。走进他的家,就像走进一个蓑衣博物馆。

日前,在贤良黄坛村蓑衣文化陈列馆里,正在参观的群众向在场庆元古村之友志愿者成员抛出一个又一个好奇的疑问。一个小小的村落是怎么建起蓑衣文化陈列馆的?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下面是项目发起人吴丽娟在蓑衣匠人陈列馆落成仪式上的讲话。让我们一起通过她了解项目背后的故事:

今天我想借用董卿在《朗读者》里的一个关键词,也跟大家说一说“遇见”。31年前,我在“金峰挺秀宅”出生,遇见了这座百年老屋,遇见了我慈爱善良的父母,遇见了这个美丽的大千世界;2年多以前,父亲与我说了他对我们出生的老房子的感情,说了当时破败不堪的古宅状况,以及对我身为蓑衣匠人的伯父的生活现状。他告诉我,我的伯父14岁学习蓑衣制作技艺,年轻时一直走村串户为农户制作蓑衣错过了婚龄,如今孑然一身的伯父早年离开家乡,却一直没有放弃陪伴一生的手艺,伯父如今70多岁了,落叶归根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他的一席话,激起了我对于古村落,对于传统技艺的情怀,让我遇见了乡愁;一年多前,我遇见了庆元古村之友的小伙伴,并有幸加入这只为保护古村落,复兴和活化古村落默默付出,执着而有爱的志愿者团队;感谢中国古村之友,感谢腾讯公益,让“为蓑衣匠人建陈列馆”项目能够参加2016年的99腾讯公益日乐捐项目,我们遇见了526个热心人士的653次捐赠,并为古宅修缮项目筹得9.6万元资金,因为有你们,生我养我的古宅得意焕发新的生机,蜕变蝶化成现在的蓑衣匠人陈列馆。

此时此刻,我们相聚在这里,遇见虽陈设简陋,却凝聚了很多爱心的蓑衣匠人陈列馆。

我想说的话有太多,千言万语,浓缩成两个字,那就是感恩。感恩所有的遇见,感恩共同的情怀,感恩所有的支持与帮助,感恩今天到场的每一位嘉宾。有你们的到来,蓑衣匠人陈列馆蓬荜生辉!

今天,虽然没能让所有帮助古宅重生的有心人都到场,但是你们的爱心,我都铭记于心。以后有机会,请到贤良镇的黄坛村来,这里有个蓑衣匠人陈列馆,等你来遇见。谢谢大家!

丽水诗人大喜为蓑衣陈列馆作诗一首:

         蓑衣匠人陈列馆

                              大喜

一根根棕丝,反复练习泥鳅在游走中勾连

带有他体温的细词软语

重组出棕刷、棕垫、棕帚一系列长短句

一个人驰骋的江山里,有他山一样的期许

棕丝牵引着他的手,领着他对炊烟的爱恋

串连大山里一场场旧风雨

承启一个个村庄的上一辈和下一辈

风雨消散,草木退隐

而琥珀般的影子趴在蓑衣上,像一条壁虎

说出某些俚语农事

说着他早年梦里的映山红,青春的小火笼

老年蓑衣靠着板壁,略显年轻的扶着柱子

彼此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腔

仿若一群留守祖屋的老人,列数黄豆般的旧时光